您的位置:首页 > 企业文化 > 工投文化
甜美的苦役
发布时间:2018-04-12      信息来源:      发布人:liminghu      点击:

□  吴方友

读中国史籍,参盐业志书,忙得不亦乐乎。正史、裨史,凡对弄清盐业史有帮助的可信赖文字,都兼收并蓄。如此我知道,华夏史上许多著名的人和事是同淮盐连在一起的,如:被英法等八国联军火烧的圆明园,其中有220块窗棂是淮盐人捐的;明长城修不下去的时候,士兵没吃没穿,石料运不上去,是朱元璋采纳了大臣的意见,以“开中法”为杠杆,用淮盐作奖励,硬是把长城筑了起来;还有,宋朝的三个宰相吕夷简、晏殊和范仲俺,最初都在出产淮盐的西溪做过盐官,官不大,却是要职。我就用啃嚼的劲头,每天早早就起床,完成晨曦初露时该做的那些琐事后,马上展书膜拜,像一个少年人做一门功课,把每一个日子慢慢地打理过去,做这样的功课,对我是两重的:既对淮盐史十分钟情,又对自己毫不容情。我抱着这样的理念:为了让一日不闲过,对自己千万不能放过。

这样做是为了什么?

说真的,关于为了什么,我的心中并没有一个确切而明晰的解。心中只是想到一点,是要做这么一件事:用淮盐母语,明明白白地记下共同的文化记忆和共同的情感。依我之见,淮盐的历史,是中国盐业史甚至是国史最重要的组成部分,但我分明看到,到目前为止,关于淮盐的历史,所有的记载尚不成体系,令人生出残缺不全之慨。那些淮盐史上数也数不清的事件,好像往往挤在最短的时间里发生,那些平时仿佛慢悠悠,按顺序发生的事件,好像也往往压缩在最短的时刻里呈现,这样缺少章法和得当梳理的淮盐编年史,是不能令人满意的。真正完整意义上的淮盐史,不应该只是到几个人的札记和论稿为止,更不能把这片著名的海盐区用一粒盐撑起历代王朝的重大贡献,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,那是有愧的。通过一只文史之手,把它们掰开来,理清楚,让淮盐史变得脉络基本清楚,条理大致分明,主线支线一目了然,来龙去脉厘得清晰。这些事就是我现在的事,也是后来的事,要问我为什么,为的就是这些事。在众声喧哗中做这坐冷板凳的事,我一点都不觉寂寞,甚而十分心甘情愿。

有人会问:这很重要吗?当然是,这自不待言。历史的存在和传承,都是靠文献来证明和存真的,淮盐史也一样,必须建立在丰富的史料、真实的文物和正确的治史方法之上,治史当然不能像如歌德所言是“上帝的作坊”,那样随心所欲地染色和涂抹,那是治史人的罪过。为什么要孤坐寒窗做“甜美的苦役”?因为我想纵我之目,让淮盐天地的万象能为我所瞻观;我想纵我之耳,让淮盐天地的秘密能为我所谛听;我想纵我之心,让淮盐天地间的真谛为我所析解。待我理解了这么大、这么多、这么深的事情,然后用来写淮盐的人和事,这该是多么美好、多么愉快的事啊。我就这么用一字一字码成了淮盐文史50万字,其中所揭示的,许多是淮盐的密码,特别是我从《诗经》中发现的关于淮盐的故国原乡所在,引起了盐业史专家的充分关注,这令我十分开心。

独享与分享这样的愉快,这是我给自己的一种褒奖。世上有千种万种的奖赏,唯独自我的褒奖是如最美的花开在自己心田一样,是最好的奖赏,她也是人生不断培植自信、释放自信的动力之源,也会让人在治学中永远与快乐相伴。世上什么事最快乐?答案肯定是多种多样的,而我始终记得一种答案。约在30多年前,我30岁的时候,读到由一家英国报纸举办的有奖征答活动,题目是《在这个世界上谁最快乐?》,在万众瞩目踊跃参答的热潮中,最后得出的是四个答案:作品刚完成,自己吹着口哨欣赏自己作品的艺术家;正在用沙子筑城堡的儿童;为婴儿洗澡的母亲;千辛万苦开刀后,终于救了危重患者生命的外科医生。这第一条答案我牢牢记住了,让我30多年来一直属于“最快乐”的人之一!我还记得明末清初大文艺批评家金圣叹在《西厢记》的批语中,也说过人生最快乐的有33种时刻,其中就包括“写出妙词”的一种天赐的快乐。像这样的快乐,现在于我是天天发生天天葆有的,请想想在一个身处花甲之年的此情此态中,一个人经常被快乐包围着、簇拥着、沉浸着、烂漫着,该是一种何等滋润的怡情益寿生活啊!

【返回上一页】